我的心靈臭不臭

我的心靈臭不臭3

文/劉文亮

一位社工到屋邨家訪,那家庭熱情招待她。然而,當她坐下不到兩分鐘,就嗅到中人欲嘔的垃圾味!戶主見狀,無奈地解釋:這樓宇住了三位垃圾戶,其中一戶更在隔鄰。若我們住在那裡,想必很受罪!然而,會否我們也是一名垃圾戶呢?

當我們的心毫不處理每天收到的東西,全藏起來,便漸漸堆成心靈垃圾戶!且某些進入內心的東西是會腐壞發臭,不經不覺,我們滋養了很多藏於黑暗的蛇蟲鼠蟻,那惡臭氣息就更不得了!

其實,若不親近神,人的生命真的相當臭!

處理心靈垃圾
心靈世界有些東西是「一級臭」的,如:不潔、淫亂、行惡、邪情私慾、沉溺罪癮、貪婪、苦毒、恨怨、驕傲、妒忌……因這些東西很臭,我們許多時都會先靠主處理;然而,那些「二級臭」的東西呢?

朋友,看看自己可有這些東西「屈」在心裡:因某事帶來的受傷感受、時不時不開心、喜歡捉人錯處然後數他一頓、經常對某人不滿、在生活小事中久不久會「我介意」、一直很討厭某一類人、很易感到別人對你不友善、容易憤怒、常覺這世界不公平、常落入負面情緒中……

朋友,你的受傷、介意與厭惡可能事出有因,且「大條道理」!然而,可以為這事與主耶穌一談嗎?我想說的是去談一下「我的心靈臭不臭」!我們若願意,在「講道理」之餘,以心靈的嗅覺聞一聞基督的馨香,再分辨自己是否有這種「二級臭」的味道。「惟獨從上頭來的智慧,先是清潔,後是和平、溫良、柔順,滿有憐憫和美善的果子,沒有偏私,沒有虛偽。正義的果實是為促進和平的人用和平栽種出來的。」(雅三17-18,《和合本修訂版》)

當我們習慣了自己某種氣味,會失去其嗅覺,最少不會排斥;直到一天驀然醒覺,才知自己沒想像中馨香。另一方面,當我們嗅過芬芳親善的天國香氣,就開始有新的人生態度。所以,立志實踐基督徒生活的人, 就「在基督裡」領受到分辨能力,觸覺便敏銳起來。

求賜清潔的心
今天的社會, 喜歡「二級臭」,我們亦很易惹上。試找一段時間,安靜禱告,默想生活片段;當我們數算某人的「衰、蠢、錯、劣」時,在安靜中,以靈裡面「屬基督的心」索味一下,有否察覺自己有一陣臭味傳出?「這句話很臭」、「我這態度很臭」、「這做事方式很臭」……

分辨,是聖靈賜給我們過聖潔生活的屬天禮物,當我們分出甚麼是惡臭的心靈垃圾時,就會開始學懂怎去選擇合乎神心意的事物了。神啊,求祢為我造清潔的心,使我裡面重新有正直的靈!

(作者是生命福音事工協會總幹事)

神聖空間

jesus-light

文/莫非

不知你們是否想過甚麼是神聖的空間(Sacred space)?

自然離不開神、人和一個地方的組合。這應是一個讓人默想創造主的地方。

人類創造神聖空間來敬拜神、榮耀神,是人本質的一部分。不同文化裡都有聖所的建造,奇妙的是,所有神聖空間都脫離不了和藝術嵌合:教堂建築、傢具布置、宗教形象雕刻、彩色玻璃、畫作、肅穆優雅的儀式、詩歌、香味和燈光設計等,勾織出豐富的神聖氛圍。人在其中,用詩歌敬拜,領聖餐交流,並和神聖建立心靈的連結。

獨處安靜的空間
然而,可曾思考過「神聖空間」在我們個人生活裡的重要性?

一位猶太作家Joel Kotkin 在《城市:一部世界歷史》一書中提到,一座城市需要三個條件才能生存:一是提供人身保護安全,二是提供興旺的經濟條件,三就是提供神聖的空間。且說這三者缺一不可。

此處所指的「神聖空間」,顯然不是實用或功利性,提供吃飯、睡覺或娛樂之類;而是指在這空間裡,可認識自我,看清和他人的關係,以及了解神如何在我們生命中和世界上作工。而且神聖空間除了指和信徒共同敬拜的教會聖所,每個人也需要一獨處安靜的個人神聖空間。

聖奧古斯丁說:「我心不安,只有在祢裡面可得安息。」人心會不安,就是因人心深處有個渴望,想要尋找神。然而,「尋找」常要在一安靜、獨處的時空裡,才最容易進入神聖。不論生活有多忙碌,我們都需要有一神聖空間,來到上帝面前得安息,且更新自己的靈。

在這空間裡,可以有些簡單優雅的環境布置,幫助自己凝焦,不受打擾地作些默想和禱告。天主教靜修營地在這方面特別注重,地方不見得大,但庭院有特殊設計,雅緻角落處處:雕像、樹蔭、泉流、花叢和座位。坐下後,眼光所落之處皆悅目,耳邊有時還可聽到鐘聲和水流聲。

學效耶穌退下來
雖然我們常說「境由心生」,基督教信仰也強調只要用心靈和誠實就可敬拜神,形同只要脫掉鞋子之處就是聖地。但人的肉體難免軟弱,環境吵雜常會影響心情。在紛亂中還欲創造獨處的超然狀態,會是一艱鉅挑戰。

耶穌也不隨意接受如此挑戰。祂沒有隨「需要」起舞,每求必應,醫治、趕鬼或教導不停。祂的服侍乃有一韻律,每告一段落,就撤退,作了就退、作了就退… …像潮汐,週而復始。

這和我們對服侍的認知不太一樣。因服侍總給人衝鋒陷陣感,凡事都像要「衝上去」,但是耶穌卻示範了要如何「退下來」。而且,是退到海邊、曠野,或獨自去到山上。大自然顯然是一個無需布置點綴的神聖空間,樹影、花姿或山形、水影,還有風聲、蟲聲、海濤聲,美不勝收。透過這些創造物,我們可來到上帝面前敬拜。

中國人說「沾點地氣」,和大自然氣息相通,對自己的身心靈會是一道健康的滋補。此處絕非形同泛靈式的和「萬物同一靈」,而是透過大自然的創造物來默想後面的創造主。請問你們有多久沒「沾點地氣」了?我們需沾點地氣來和神聖作深度的交流。在生機勃發的春季,盛開結果的夏季,葉落風揚的秋季,或枯枝向天的冬季,皆可讓我們在天地間探身親近神。

沉澱心境進神聖
若無法出遊,也可在案頭插一枝清幽的花,放點讚美詩歌,即成一神聖空間。任何可幫助自己沉澱心境,不成為偶像的,都可作神聖空間裡的媒介。

重點是我們需要神聖空間來平衡自己的心。我的書房面山,坐在其中,四面圍繞我的是書,抬眼望出去就是山谷,吐納的是書香和山氣,堪稱文人的「桃花源」。但因一台書案上的電腦,使得公私空間不分,常常眼神心思都被許多行政事務佔據了。

因此關掉電腦出走,成為一個必要。自己因服侍過於密集,常需「進廠修復」。於是有時和先生牽狗爬我們家後山,翻過山就是公園。春天時,滿園梅林盛開,嫣紅蛋白相間,滿樹滿地的色彩,讓人想到「恩典」。夏天去南加州聖莫尼卡海邊,日暮時分,天地灰藍光暈間,觀看海鳥成群在海浪間忙碌啄食。恩典!

我們也在學習像耶穌,找機會上山和下海。但是,更重要的是每日的靈修時間。在書房裡,一推開椅子,丟下一塊墊子在地上,就是跪下禱告的地方。抬頭望出窗外,高高山頭,真有「耶和華幫助」從那而來的感覺。

書房靠牆有一粉藍色搖椅,大小剛好夾在書架中,那成為我大量閱讀書寫靈修日記的地方。眼前窗口面陽,因此一日之間陽光的不同角度,伴隨我筆在紙上滑移。天地靜好,就是這樣一種感覺。

台灣一所餐廳牆上寫著「簷低不礙雲,窗小能邀月」。誠然,神聖空間大小不拘,只在胸豁是否寬闊,心靈是否誠實,能來到上帝面前,就是神聖。

請問你有一個神聖的空間麼?有這樣一個地方讓你可心無旁騖,只單純來到神面前敬拜、禱告和默想麼?盼望每個人都有一個神聖空間可在靈裡得安息,並重新得力。

(作者是創世紀文字培訓書苑創辦人)

文章經編輯刪節,原文取自作者博客網站。

按此閱讀更多有關「獨處」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