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傷痕累累的社會中需要勇氣

ccmFB_CP161_20200102

文/黃秀婷

香港自六月兩次逾百萬人遊行後,陸續有多次大規模民間社會運動及市民受襲事件,政府要承擔責任解決因修訂《逃犯條例》所引發連串矛盾和不公義,但政府具真心誠意面對廣大社會嗎?市民對此似抱極大疑問。

港府失去民心的窘境,難望短期內解決。

 

社會哀號教會哀慟

筆者有機會到不同教會群體分享信息時,彼此常討論到對當前社會狀況的憂心。

弟兄姊妹最常問的是:教會應如何回應?教會可做甚麼?

筆者深深感受到教會作為社會良知,實也沒法提供一套簡單方案或某種行動可為社會解決眼前問題。

綜觀社會大眾的憤怒和不滿,乃源於政府沒循正面和有效方法疏導民情。6 16 日二百萬人和平遊行後,政府無動於衷,堅持推行法案二讀,這種強硬態度,讓社會大眾感到不解和憤慨。7 21 日元朗西鐵站發生白衣人暴力惡行後,因警隊沒作出保障市民生命的行動和誠意,引致民憤急升,示威者的抗爭力度隨之升級。到8月,警隊和政府機關無視市民從電視或網絡直播中得悉處事及執法不公等事實,屢在公開發言時詭辯,沒任何官員和警隊高層需為社會混亂負責。

 

整體社會存著的哀號,管治團隊卻似毫不在意。眾多教會同道心痛哀慟,出現一浪接一浪的譴責聲明、或個別有勇氣的走上街頭勸阻不法和暴力;筆者見證著這些行動的背後,盡都是因投入愛護社會所流下的眼淚和汗水。

 

示威者因著警隊錯誤運用手上武力,抗爭力度隨之提昇。市民對此各有評價,惟警隊濫用催淚彈的程度,實在令人咋舌!

警隊將化學武器投擲到密集的民居附近、到已沒示威者的街道、甚至向不通風的港鐵車站內發射,事後在記者會只大放厥詞。此外,前線警員更沒按武器的國際使用守則,舉槍直射市民的上身和頭部,更曾出現警員衝進人群近距離以槍管指嚇街坊的場面。示威地點附近的急救員因警隊發射的布袋彈失去視力,長者幼童在居住的社區受催淚煙傷害的事實,政府或警隊都迴避責任。如此種種,挑起了整體社會對公權力的不信任,因大眾感到生命保障和言論自由正急速失去。

關注這城市的命運,從宏觀視野來看,不論是出於中港法律制度的衝突,或是處於各方政治勢力盤算的棋局,香港這繁榮自由的貿易都市已走在不復再的路上。外資撤退、美國國會藉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對大陸政府的政治和經濟施壓,都是既成事實,對香港民生經濟帶來負面影響。

從微觀角度看,政府班子和警隊的服務對象,明顯並非香港所有市民,而是選擇性地服務那些願意配合和順從大陸政府的居港人士。因此特首林鄭月娥才會指那些街頭抗爭人士 have no stake in the society!言下之意是只有那些絕對順從和配合的,才是社會的持分者。

 

呼求堅韌力量和靈性

在這場社會風暴裡,教會既是社會大眾的一員,目睹一幕幕充滿威嚇和脅迫的場面,難免心中憂傷;過去與這高舉「獅子山精神」的社會一同謀求福祉,教會一直跟這城休戚與共,也按著「為這城求平安」的心志服侍。

然而,教會也是連於基督的身體,信徒是在世卻不屬的寄居者,就如詩人的呼喊:「耶和華啊,求祢聽我的禱告,留心聽我的呼求!我流淚,求祢不要默默無聲,因為我在祢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像我列祖一般。」(詩三十九12

 

面對艱難時刻,信徒更需確認神是掌權的那位,在傷痕累累的社會成為我們隨時的依靠。不過詩人沒有就此打住,因寄居者也不可抽離惡事,獨善其身地生活,「求祢寬容我,使我在去而不返之先可以力量復原。」(詩三十九13

 

今天,信徒或應呼求有堅韌的力量和靈性,以正直的勇氣過活。

 

為執法者禱告

要待何時威脅和欺騙之事會離這城而去?除了記錄今日的真實,讓歷史給予誠實判斷,筆者當下沒有良策,謹分享在社會風暴前夕,為執法者寫下的公禱文:

「行事公義,說話正直,憎惡欺壓的財利,擺手不受賄賂,塞耳不聽流血的話,閉眼不看邪惡事的,他必居高處;他的保障是磐石的壘,他的糧必不缺乏,他的水必不斷絕。」(賽三十三15

求主監察和保守這城的執法者,引導他們走在正直和誠實的路上。為此,我們同心祈求:

  1. 他們以抑制和打擊罪行為志業,渴求城裡所有家庭能活於安穩的環境。求主幫助他們脫離權力試探和錢財的凶惡,又有救助市民如同救助自己一樣的心腸。
  2. 他們若有人只求自保忽視別人權利、明知是非卻掩蓋良心,或曾專業地誤用武力傷人、在挑釁面前失去自制,求讓他們悔改回轉、得主赦免。
  3. 他們在面對分化和挑釁仍可冷靜、面對各方壓力仍能明辨是非,在敗壞濫權的世代中為主的公義作見證

 

 

教會在社會見證的平安

ccmFB_CP160_20191211

文/黃秀婷

信徒耳熟能詳的詩歌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近日成為網上熱門搜尋語,在 YouTube 也找到由市民上載的二次創作,成為社會大眾熱切聆聽的歌聲。這一切源於修訂《逃犯條例》的爭議事件所致,原本社會憂慮緊張的情緒,因著一班走進集會人群祈禱的牧者和信徒,無意中讓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成了支撐社會的靈性力量,聚集的人群更將之視為帶動精神的社運歌曲,

 

無心插柳柳成蔭

一切只能說是上主臨在的奇妙作為。

 

緊張對峙平安

6 11 日,立法會原定恢復二讀《逃犯條例》修訂的前一個晚上,班弟兄姊妹到政府總部外參加祈禱會,而教會牧者和熱心的信徒希望留守現場與反對修例的市民同行;留守的肢體深感現場市民與警察對峙的氣氛緊張,不期然將祈禱會的散會詩重複唱著,不願散去。

 

於是,由 11 日晚上直至12 日早上,“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連續十小時不斷被頌唱;牧者和信徒的堅持,令不少在場參與集會或看著電視、網絡直播的市民大受感動。當晚的通宵集會,便在緊張氣氛中滲著絲絲平安渡過。

 

事後不少信徒和市民將當時唱詩的片段放到網上,隨著臉書和WhatsApp 各群組不斷轉載下,這頌唱成為之後反修例場合中最常聽到的歌聲,連鎖反應甚至引起海內外的傳媒報導。

 

更意想不到的是,連一向對基督徒反感的網上討論區,有留言就這歌背後的神學信息展開討論,更有網民表示從此不會再標籤基督徒為「耶x」。

 

怕分裂不談世事

按筆者觀察,有心在教會內提到社關的牧者和信徒,很易被誤為熱心搞行動、有興趣於社會公義的「某類型」。有人或以為這些跟牧養和關懷沾上邊?舉個例子,若有信徒在團契試圖討論社會議題、或簡單轉載新聞、評論等,當中的「和平」警號隨即啟動;面對爭議事件更叫大家緊張,有些會小心翼翼表達意見,有些則不敢多說。

 

這些情況其實表示,我們都愛惜彼此同作肢體的關係,不想有出現破裂的可能。

 

但社會關懷也是福音信仰的重要部分嗎?

 

我們明明曉得向世界宣講福音和社會關懷是雙軌並行的,但卻在社會紛亂時選擇退回安舒區,留在教會崇拜齊唱 Hallelujah。社會大眾在爭議中所渴望的「和平」,結果因教會藏身安舒區而尋不著,最後信徒被稱「耶x」,正是過去數年教會在社會的負面形象。

 

難道教會對社會只有冷漠,沒有愛心嗎?

 

事實不然,教會為社會基層和有需要人士設立的社會服務比比皆是,長期而穩定地在這城服侍大眾。對於這種負面標籤,筆者覺得需要指出一個盲點:教會群體熱衷於聆聽上主聖言、聆聽弟兄姊妹的感受,卻沒發覺也該聆聽社會的事情!

 

聆聽社會的聲音

有關社會時事,往往包含海量資訊。面對社會事態發展,我們雖能從傳統媒體和網上流傳收到大量資訊,惟始終沒法聆聽所有、並可即時作出完全無誤的分析。這正好反映我們是否有習慣接收及理解資訊!

 

那些愈能在平日開放分享討論的教會群體,愈能對社會事件作出較準確的判斷,也可盡快想到該如何對社會表達適切關懷。

 

若教會群體熟習聆聽社會的聲音,甚至有些是拒絕聆聽的,反過來看,社會也就聆聽不到教會群體讚美主的頌聲。

 

感謝一位無名姊妹為教會的見證填上新詞,成為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在場版

 

深知祢也在場引導

用良善信實來做

祢顧惜生命

祢慰恤苦情

傷痛救贖留記號

深知祢也在場作伴

未迴避現場混亂

祢看清非與是

祢發出光明

於黑暗困惑仍照耀

 

願教會在這黑暗的世界裡,我們彼此熱心同唱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後真相時代的不誤傳

ccmFB_CP159_20190619

文/黃秀婷

2016 「後真相」(post-truth一詞獲《牛津詞典》列為年度詞彙,它表達一種「訴諸情感及個人信念,較陳述客觀事實更能影響公眾輿論。」

 

後真相並不否定真相或事實的存在,

 

而是指出今天人們喜歡接收及認同與自己相近的資訊,並在意見相近的同溫層中散播,最後形成迴聲谷效應,跟不同意見的人作交流討論漸變困難。

 

《後真相時代》的作者海特.麥當納(Hector Macdonald)表示,發布資訊的可分為三類人:

1)「倡議者」(advocator):為實現某個有益目標,選用矛盾真相來營造某種還算正確的現實印象;

2)「誤傳者」(misinformer):出於無知,散布矛盾真相,卻無意間扭曲了現實;

3)「誤導者」(misleader):故意利用矛盾真相,製造某種自己明知不對的現實印象。

 

一時之快成誤傳

 

除了傳播者有意無意發布一些似是而非的資訊外,一般人亦會直覺傾向接受所得信息,而不費力辨別其真偽。加上人之本性皆傾向窺探、傳播及論斷別人的生活,不知不覺間積習了「花生友」的旁觀取樂心態,更甚成了網上判官。不實消息如潑出去的水一樣收不回來,由社會新聞到文化娛樂,都可變成你我因急於吐一時之快,最後卻集體成為「誤傳者」。

 

今年 2 WhatsApp 曾流傳一則有關南亞人在尖沙咀香檳大廈電梯中粗暴打人及行劫的短訊,並附有圖片和錄影。

 

不少人相信「有圖有真相、有片有感覺」,

 

這則嚇人的短訊,迅速在家長、甚至教牧群組中流傳。直至數小時後,由專門做事實查核(fact checking)的臉書專頁證實只是一則假消息,這不是本港案件,而是在馬來西亞吉隆坡!

 

相隔一週,另有誤導者針對一間服侍新來港人士的基督教機構,趁機構賣旗前夕傳出機構主席就是 2000 年香港入境事務大樓縱火案的主犯,呼籲市民抵制該次賣旗活動,有關機構趕緊發出澄清聲明,該會董事會並無有關事件的當事人。

 

謹慎處理資訊

 

挑動情緒的訊息往往最易催促人分享和轉發,即使收到好友轉發來的短訊,我們亦要先自我提醒、謹慎處理和分析。如聖經教訓「你們各人要快快地聽,慢慢地說,慢慢地動怒,因為人的怒氣並不成就神的義。」(雅一19-20

 

人在激動時,平日就算多理智,判斷都會受影響。

 

美國科學史家 Michael Shermer 也建議我們,在與人討論問題時,可以把持以下態度:

1)交流不帶情緒;

2)討論而非攻擊;

3)細心聆聽,準確回應;

4)表達尊重;

5)對其立場表示理解;

6)說明事實改變,未必會扭轉世界觀。

這些都有助我們辨別真假,不被假資訊欺騙。

 

 

基因科技:打造「完人」的實驗?

ccmFB_CP158_20190524

文/黃秀婷

深圳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宣稱,其團隊成功透過基因編輯技術,讓一對新生雙胞胎嬰兒能免疫於愛滋病毒,旋即引來熱議,被指摘為求成名而跨越道德界線,經基因改造後的人將面對的後遺症仍屬未知。

 

到底人類基因科技是否絕對有害?所有基因編輯研究都應止步嗎?

 

人或淪為調配產品

 

讓我們先了解何謂基因科技。醫學界自五十年代拆解了人類基因結構,陸續找出跟基因錯誤相關的疾病,現時孕婦產前檢查可確定胎兒是否遺傳了基因有關的疾病,而「基因治療」(gene therapy)期望藉「基因改造」醫治先天性疾病;到九十年代基因編輯技術 CRISPRclustered regularly interspaced short palindromic repeats)更趨成熟。CRISPR 本是細菌免疫系統,以分子剪刀方式剪斷入侵的病毒基因,科學家藉此做出便宜有效的技術;例如 CRISPR 改造了蚊的性別基因以防止瘧疾、又治療基因相關的癌病。科學界對此技術趨之若鶩,但要正確裁切目標基因的位置、「脫靶」問題、基因錯體等的風險仍然存在。

 

以上的研究和應用都是針對「體細胞」,為已出生的人提供治療。今次賀建奎的問題在於實驗涉及「生殖細胞」,經裁剪後的胚胎基因細胞植入成孕!

 

2016年國際幹細胞研究學會公布《幹細胞研究和臨床轉化指南》的相關研究共識指出,體外培養時間不能超過十四天,更不能將基因編輯胚胎移植回母體子宮繼續發育。賀的實驗非為治病,卻製造了基因改良的人類,若嘗試成功,下一步就是將胚胎基因作各樣調配,為外貌、體格和智商作出改良製造理想的「完人」!在這個普遍追求人人平等的社會,

 

這種優生科技卻反讓人一出生就活在不平等中。

 

堅持人性平等尊嚴

 

受造被賜生命,只有神才是創造主,人從父母「所生」卻非由父母「所造」。

 

信徒堅守上主創造的神聖,認定彼此受造的位階才可平等相待。

 

醫學倫理有四大原則:自主(autonomy)、不傷害(nonmaleficence)、禆益(beneficence)、及正義(justice)。自主就是病人有充分自主的決定權,在獲取準確資訊後為自己作最有利的決定。但為免過份個人的自主自決,學者提出「關係式自主」概念,因人不能脫離社群獨活,任何生殖和醫療決定都深植於社會脈絡,又建構互相禆益的人倫關係。

 

父母若藉基因科技打造合心水的孩子,人成為調配改良的「產品」,孩子失去自主權,原有的人性平等尊嚴將遭破壞。

 

基因改造為醫學帶來突破和機遇,但仍須限在治療範圍內,不可將人貶低為醫學製成品。「完人」是陷入進步迷思的實驗,這考驗我們對人性尊嚴和自由的重視,並堅持尊重生命的科學。

 

 

關愛你所居之地和鄰居

cp156001072dpi

文/黃秀婷

 

關心政府施政效能的倒退,是近年社會民間熱議的課題。

 

教會今天常強調不困在四堵牆內高呼「我們在這裡真好」,要活出愛鄰舍的生命,那實不應迴避了解社會大眾的困苦及所涉的爭議議題。筆者身為宣道會北角堂(社關科)義務傳道、社關機構「公理匯研」執行委員,盼在此指出教會對社會議題的關心,需要主動擔起相關的教育以及公義實踐的工作。社會大眾若有人欠缺長期安居之所、政策制訂若是隨意開發地土破壞生態,教會怎能漠視在天父世界裡出現的貧乏和傷害呢?

 

爭議方案惹反對

香港的房屋居住及樓價等問題,一直困擾普羅市民,自 2005 年已有提出「地產霸權」的探討,而市民因無力對抗地產大財團壟斷市場價格,

 

今天不少民間團體也就自發努力,探究本港土地需求與供應實況、尋找土地供應的可行方案等,圖能解決市民面對的居住問題,亦會主動向公眾和政府作出建議。

 

與此同時,一個宣傳以回應市民住得「貴」、「細」、「擠」的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則於去年 9 月成立。可惜的是,行政長官卻於專責小組提出總結報告及建議之前,在其施政報告提出「明日大嶼」的填海造地方案。除造價逾數千億港元是達到現時香港財政儲備的臨界線外,大型人工島亦難以防備水災會為市民帶來的傷害,填海方案旋即引起民間大力反對。隨後又有不同政治或專業背景的人士,公開表達支持方案。港人居住的困難由最初凝聚社會討論尋找解決之道,忽而變奏成為表達立場的角力戲碼。

 

活出主的愛和見證

 

然而,教會對社會大眾貼身的民生問題,是不能袖手旁觀的。

 

自今年初已有教會宗派、機構和神學院積極籌備有關土地與信仰的研討會、講座等,探討的題目也是多面向的,例如其中回應具體現況的,就有關本港土地的開發、保育及分配不均的課題分析,同時配合聖經與神學反思;就宏觀的信仰關注,則有關於生態文明、土地公義的反思;更有些聚會特意邀請專責小組主席或成員出席,盼能讓專責小組直接在場聆聽及收集市民意見。

 

社會議題的討論演變成立場的角力,誠然讓人感覺無奈;

可是,筆者認為教會學習去關愛所居之地和鄰舍,

需要持有超越立場爭競的心態。

 

教會專注、堅定於信仰的價值觀,並提取相關資源道出今日社會裡普羅大眾所面對的生活,即是與社會同在同行的關心。積極的行動更需要針對社會政策作出建議,或是長期投入生態保護、開拓讓貧困者安居的服侍。願聖靈引導我們如何在天父世界中,活出主的愛和見證。

 

註釋:

專責小組由行政長官委任,包括有二十二名非官方成員及八名官方成員組成。專責小組的工作以檢視土地供應來源並就此收集公眾意見,在評估各供應選項後擬訂概括綱領,最後就整體土地供應策略及不同土地供應選項的優次,向政府提出建議。收集公眾意見為期共五個月,這稱為「土地大辯論」是由今年 4 26 日到 9 26 日止,期間不少民間機構和大學也舉辦相關聚會,促使各方在表達意見上凝聚民意和共識。

ccmfb_cp156_2019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