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賣的那一夜(三)(可十四66-72)

文/何述儉

引言
一名高逾六尺、滿身肌肉的男士上巴士後瞪著司機說:「我是大約翰,是不需付錢的!」頭也不回找個座位坐下。司機身材瘦削,沒勇氣要他付車費,心裡甚不高興。一星期都是如此後,司機忍無可忍,參加了健身、空手道及柔道等課程。到了夏末,司機肌肉健碩,身手也十分了得。一天,當大約翰再次上車坐下後,司機將巴士停在一旁,走到大約翰面前瞪著他說:「為甚麼不付費?」大約翰取出一張卡說:「我有乘巴士通行證。」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