糾結

person-916117_1280

文/陳振衣

花花的爸爸經常不在家,但來家中聚會的肢體們常說爸爸在外講道及帶聚會果效多好,多受歡迎,所以花花從小就覺得不能給爸爸丟臉,她在教會內的學習與事奉都是領先的。

高三時,爸爸病重被調回老家事奉,但因是縣城,還得經常照看下面的鄉鎮教會而馬不停蹄,病也就不見好,但爸爸總說,靠禱告神必醫治。實在媽媽也常為教會所發的微薄薪資發愁,顧得了日常就顧不了醫病,還有就是花花要考大學了,將來的學費怎辦?最後媽媽推掉教會大部分事奉,在一家酒店做半職洗衣, 為此惹來不少議論,說她愛錢,沒信心。花花很生氣,心疼爸媽,不想考大學了,但爸媽說借錢也要供她,這樣才能放心她日後的生活。花花疑惑了,不是說神會看顧事奉祂、愛祂的人嗎?但看到爸媽的情況,及周遭對「前途」的說法,她茫然了……

發現自己興趣
然而,花花還是有想法的,因為是獨女,爸媽的晚年要靠她,為方便照顧,將來工作結婚也要就近爸爸的事奉地點;所以高考後花花選讀省城的大學,雖不喜歡數字,還是選讀了在家鄉易找工作的財務,因她必須要多賺錢。

花花到校不久就找到附近的教會聚會,並很快參與事奉。聖誕晚會,她被派作主持,任新娘化妝師的許姐替她化妝,花花本不覺需要,但不好推。許姐邊化妝邊談心靈美與妝容美的配合,聽得花花對美的觀念有了逆轉。她開始留意身邊的事物,驚歎神創造的無不美麗。許姐為幫她減輕家庭負擔,邀她當學徒賺些零錢。花花欣然答允,此後更愈學愈有興趣,偶爾還耽擱了上課的時間。

畢業了,為了家中債項,花花不捨地照原定計劃回鄉工作。但她對數字愈來愈厭煩,按計數機的手指總不時停下,在空中似仍拿著化妝掃在揮動……花花心中暗驚,老闆認識爸爸,絕不能在工作上丟爸爸的臉,還有教會的臉、主耶穌的臉!不能再想化妝了,但心情就那樣地一直沉、沉、沉……

認清自己的路
拖著心中的疲憊回家,爸媽提出要來一次詳談。為免他們擔心,花花起先隱藏實情,但最終還是說出自己的困惑。爸爸聽後沉默良久,跟著表示債務壓力雖重,但若綑綁得花花不能開心過活,消沉下去就不值得了,相信主也不喜悅,且她已找到自己的興趣所在,就更應努力去闖自己的路。爸爸更表示,他也是認清自己的路,雖貧困仍甘心一路走下去的,並不覺得委屈丟臉,因內心所享的豐富根本無法計算。

這夜,花花在現實、責任、未來、孝順、親情等等中糾結,久久不能成眠……

(作者乃自由傳道及文字工作者)

真實並有神同在的生活

god still loves us

文/陳振衣

阿文和阿偉是同村好友,在家裡和教會都是聽話勤奮、品學兼優的乖學生,也是村裡的模範。後兩人考取同一城市的不同大學,阿文唸醫藥,阿偉則唸工管,兩人相約參加同一教會和團契,好互相照應支持。

困在象牙塔內的信仰
由大二起,兩人漸少交流。阿文課業太繁重,故只在書本和教會內鑽。阿偉則與外界接觸愈來愈頻繁,教會內已不多見其身影。再後,阿偉決定轉往參加自己學校裡的團契。

大四,教會提出培養阿文作全職同工,他心裡遲疑,因日後家中經濟擔子都在其身上,不過,他慣性地順服了,怕違背神的心意。因此,派給他的事奉更繁重,且很快就安排他站講臺,令全無接受過系統裝備的他焦躁難安。

快畢業了,同城幾所大學的團契舉辦聯合交流聚會。會上,阿文重遇久違了的阿偉。聽到不同學校不同科系肢體的不同思維模式的分享,尤其是信仰與生活及學科上的衝突和糾結,讓阿文發覺自己原來一直困在象牙塔內,信仰也只停留在知識上,對以後的事奉和踏出社會後的狀況隱隱心存不安。會後兩人促膝長談,阿偉也感嘆自己不及阿文熟識聖經,以致心靈常有掙扎。當夜,二人一起禱告,決定留在這大城市工作接受磨練。畢業後,他們一同進入城裡最大規模的藥廠工作,阿偉任推廣,阿文則做藥物測試。阿文更大膽跟教會表示還未有全職事奉的領受,並希望能提供裝備途徑。

告別標準答案的思維
工作後二人碰上的第一個難題,就是星期日經常加班,不准請假。阿文要趕做新藥測試;阿偉則要跟領導做對外聯絡。生活規劃和節奏雖被打亂,但兩人想,也許新藥獲准上市後情況會改善。不過,接下來的狀況卻讓他們忐忑不安。原本須做兩年的藥物試用案例,老闆竟要他們在半年內完成,那就是說,要做假測試報告!至於阿偉跟領導去做的聯絡,也不時目睹地下交易。雖然他倆都不過是參與者之一,但內心的衝擊已夠大了。想過辭職,但「天下烏鴉一樣黑」,找份好工談何容易;教會叫兩人回去事奉,說是最榮耀的,但這根本就是「鴕鳥政策」!

糾結了大半年,兩人決定辭職,但也不做鴕鳥,堅持告別只求「標準答案」的思維;雖知以後會有困惑、有掙扎、有拮据,但仍決心要學懂分辨、交託和承擔責任。他們也會繼續在靈裡互相照應,因這才是真實並有神同在的人生。

(作者乃自由傳道及文字工作者)

圖片:http://bit.ly/1Dn8WB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