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詩歌創作者看解鬱處方

文/忠心

  在各人心裏充滿壓力、不安的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一本書,名為《詩歌,是一種抗憂鬱劑:40 帖帶來幸福的心靈處方》。作者施以諾是一位精神科治療師,但更多的時間他是從事教學及寫作。他二十歲時在禱告中立志:「右手寫病歷,左手寫散文」,願為主寫到八十歲。自大學三年級時出版了第一本《心靈小點心》,接著每年都會出版一本書,《詩歌,是一種抗憂鬱劑》是其第十三本著作。

詩歌與醫學及信仰

  本書與其他談論詩歌的書不同,它不是「談音樂」,而是談「生活態度」。作者認為生活態度對了,心情就會好;心情若好了,許多事情就會處理得更順利。書中分享的都是詩歌創作者的生活態度與信仰觀。作者透過醫學與信仰角度,分享四十首詩歌的背後故事與歌詞深意。

  本書分為三大「心靈處方」:分別是「喜樂」、「寧靜」及「方向」。每一處方又會細分為若干服處方,還貼心的從醫學角度帶上「生活中的小建議」,教讀者如何從詩歌創作者的經歷體驗信仰的真實。每帖處方後會有「樂來愈健康」的章後語,幫助讀者明瞭「音樂治療與疼痛控制」及「背景音樂、心情與行為科學」等究竟是甚麼一回事。最後還來一服「精神治療師的『心』處方」,期望讀者能改善生活態度從而得到幸福美滿。

不因環境愁眉苦臉
  全書最令筆者感動的是芬尼.哥斯貝(Fanny Crosby, 1820-1915)這位失明的詩歌創作者。縱使她不能看見,卻寫下了超過八千首充滿喜樂、盼望的詩歌,其中包括家傳戶曉的如〈榮耀歸於真神〉、〈有福的確據〉及〈讚美耶穌〉等。作者這樣描述:「想一想,如果一個盲人都能活得如此喜樂且積極樂觀,那麼我們這些眼明的人,又怎好意思再活得哀聲嘆氣?」是的,我們今天可能活在徬徨不安、充滿壓力的世代中,但我們可以選擇活得積極樂觀,不需因環境而終日愁眉苦臉,惶恐度日。

(作者是教會詩班指揮、多個合唱團成員,自少喜愛音樂,在教會接受造就,矢志終生以音樂侍主。)

本文原載於《傳書》雙月刊(總第169期)

心靈的釋放

9875016723-e

文/黃天賜

「耶穌回答說:『… …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僕。奴僕不能永遠住在家裡;兒子是永遠住在家裡。所以天父的兒子若叫你們自由,你們就真自由了。』」(約八34-36)

沒有一個人喜歡心靈上的煎熬,很多基督徒來到神的面前無非是求心想事成。但神卻要熬煉我們的心,我們尋求祂不是白費了嗎?

猶太裔心理與精神病學家弗蘭克(Viktor Frankl),在他的《人類對意義的追尋》裡說:「在集中營呆過的,都會記得那些在各房舍之間安慰人,並把自己僅餘的一片麵包給別人的人。這種人即使寥若晨星,卻足以證明:人所擁有的任何東西都可以剝奪,惟獨人性最後的自由,也就是在任何境遇中選擇一己態度和生活方式的自由,不能被剝奪。」

即使人在生理、心理與物質的層面中沒有絕對的公平與自由,心靈卻可以翱翔在一切束縛與捆綁之上;然而人最缺乏的正是這種心靈的自由。人的心靈自由了,就能從一切的束縛中得釋放,即使納粹的集中營也關不住他。人的問題出自他們被捆綁的心靈,因此解決人的問題也必須從改變人的心靈開始。

羅馬書把人描述為:「裝滿了各樣不義、邪惡、貪婪、惡毒;滿心是嫉妒、凶殺、爭競、詭詐、毒恨… …。」( 羅一29-31)這都是我們內心的本相,我們之所以沒有喜樂,往往是因心靈仍被自我的慾望囚禁,拒絕接受神賦予我們那榮耀的生存意義與目標,致使世界有那麼多不公,人與人有那麼多不快與衝突,家庭發生那麼多的問題。不錯,別人有責任,但是我們絕對有分。

如果我們不改變這些心靈底層的黑暗,只向神求順利通達,有幸福家庭… …,這些是不會發生的。耶穌說,祂可以把你從這種捆綁中解救出來;「天父的兒子若叫你們自由,你們就真自由了。」(約八36)只要你謹守神兒子的身分,不再作罪和自我的奴僕,就可享受作神孩子的自由和喜樂。

圖片:http://bit.ly/1tUaUJ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