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讀書蠻荒」

colored-pencils-1090000_1920

文/素瑜

自問不是怪獸家長、直昇機父母,然而,伴著子女成長,我曾經有許多憂慮,特別在升學的關口。

我毋須子女入讀名校,卻沒信心接受隨機派位的三等學校,我無意作任何標籤,只是揮不去害怕孩子被帶壞的擔憂!孩子的升學選校,成了我的挑戰--重新審視人生價值觀及與子女關係的挑戰。

讀書與住大屋
我家孩子讀小學的時候,網上曾瘋傳一則笑話,大意是:爸爸鼓勵兒子要努力讀書,兒子問為了甚麼?爸爸說:「讀書棒,將來能賺大錢,住大屋。」孩子靈機一轉:「爸爸,哪你從前為甚麼不努力讀書,讓我現在就可以住大大的房子!」

小鬼頭拿笑話來幽住小房子的父母一默,卻依然追問為何要讀書?顯然,為了賺大錢住大屋而讀書,並非孩子所願意的。「讀書是為了甚麼?」這個問題,相信是大部分莘莘學子的心結。

繼續閱讀

糾結

person-916117_1280

文/陳振衣

花花的爸爸經常不在家,但來家中聚會的肢體們常說爸爸在外講道及帶聚會果效多好,多受歡迎,所以花花從小就覺得不能給爸爸丟臉,她在教會內的學習與事奉都是領先的。

高三時,爸爸病重被調回老家事奉,但因是縣城,還得經常照看下面的鄉鎮教會而馬不停蹄,病也就不見好,但爸爸總說,靠禱告神必醫治。實在媽媽也常為教會所發的微薄薪資發愁,顧得了日常就顧不了醫病,還有就是花花要考大學了,將來的學費怎辦?最後媽媽推掉教會大部分事奉,在一家酒店做半職洗衣, 為此惹來不少議論,說她愛錢,沒信心。花花很生氣,心疼爸媽,不想考大學了,但爸媽說借錢也要供她,這樣才能放心她日後的生活。花花疑惑了,不是說神會看顧事奉祂、愛祂的人嗎?但看到爸媽的情況,及周遭對「前途」的說法,她茫然了……

發現自己興趣
然而,花花還是有想法的,因為是獨女,爸媽的晚年要靠她,為方便照顧,將來工作結婚也要就近爸爸的事奉地點;所以高考後花花選讀省城的大學,雖不喜歡數字,還是選讀了在家鄉易找工作的財務,因她必須要多賺錢。

花花到校不久就找到附近的教會聚會,並很快參與事奉。聖誕晚會,她被派作主持,任新娘化妝師的許姐替她化妝,花花本不覺需要,但不好推。許姐邊化妝邊談心靈美與妝容美的配合,聽得花花對美的觀念有了逆轉。她開始留意身邊的事物,驚歎神創造的無不美麗。許姐為幫她減輕家庭負擔,邀她當學徒賺些零錢。花花欣然答允,此後更愈學愈有興趣,偶爾還耽擱了上課的時間。

畢業了,為了家中債項,花花不捨地照原定計劃回鄉工作。但她對數字愈來愈厭煩,按計數機的手指總不時停下,在空中似仍拿著化妝掃在揮動……花花心中暗驚,老闆認識爸爸,絕不能在工作上丟爸爸的臉,還有教會的臉、主耶穌的臉!不能再想化妝了,但心情就那樣地一直沉、沉、沉……

認清自己的路
拖著心中的疲憊回家,爸媽提出要來一次詳談。為免他們擔心,花花起先隱藏實情,但最終還是說出自己的困惑。爸爸聽後沉默良久,跟著表示債務壓力雖重,但若綑綁得花花不能開心過活,消沉下去就不值得了,相信主也不喜悅,且她已找到自己的興趣所在,就更應努力去闖自己的路。爸爸更表示,他也是認清自己的路,雖貧困仍甘心一路走下去的,並不覺得委屈丟臉,因內心所享的豐富根本無法計算。

這夜,花花在現實、責任、未來、孝順、親情等等中糾結,久久不能成眠……

(作者乃自由傳道及文字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