滌蕩心靈:《盡在愛中》

ccmFB_CP156_20181218整理編輯室

 

耶穌指出最大,也是第一的命就是: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

 

作者在《盡在愛中》1裡分有盡心篇、盡意篇、盡力篇、盡性篇,從靈修與實踐的角度細述這份源於神而回饋神的愛。

 

簡單來說,「心」是動機、意志與抉擇;「意」是思想和情緒;「力」是身體與外在環境人事的互動;「性」是人的靈聯繫和整合全人產生的總方向。

 

作者在盡性篇中分享說:「社會罪惡的根本在於人心敗壞,有些基督徒認為先做好福音工作,叫人得著新生命,才有希望改變社會的不良現象。這是對的,但若不同時鼓勵基督徒將新生命(包括憐憫與公義)活出來,我們所傳的福音就沒有了說服力。

 

一般基督徒對救濟關懷的工作都很樂意投入,但對社會公義——為受壓者呼籲,指出當權者的腐敗、社會的流弊等,都只保持安全距離,認為基督徒不好捲入政治。這是負面和狹義的角度。

 

廣義來說,政治是管理眾人的事,在民主社會,由公民選出管理人,並賦予監督權責。因此,每公民,包括基督徒都必須關心政治,有責任運用他們的權柄,造福社會人群。

 

靈命塑造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培養社群意識及對社群做出貢獻。

 

耶穌的為人和教導從不將『傳福音』與『社會關懷/公義』分割,兩者是息息相關的(參路四16-21)。」

H019Cover72dpi

註釋:1. 邱清萍著。《盡在愛中》。美國:美國中信出版社,2015

 

 

 

如果傳福音會令人自殺……

WP_CP150_20180208

提到閱讀的好處,很多人說是讓讀者換個觀點看事物;奇努瓦.所著《分崩離析》一書,正是讓人讀後能「換個觀點」思考的好作品,尤其對傳福音的信徒更有不少啟發。

理解異國傳統文化

《分崩離析》講述非洲烏默非亞村裡一名農民歐康闊的故事。他在一次族人葬禮中,開槍誤殺了一名少年而被流放,在伊博村住了七年。期間,外國教士慢慢滲入。最初教士布朗用較為溫和的手法傳福音,例如對話和教育、建醫院和教堂、提供工作機會,逐漸改變村民。後來布朗回國,教會改由史密斯負責。

 

史密斯處事較黑白分明,亦強硬。

 

後來一名改信基督教的村民,狂熱得扯下一位「伊古古」的面具,等於「殺」了一位祖靈。村人群起抗議,更將教堂毀了。

 

史密斯向當地法官求助。三天後,法官派人邀請烏默非亞村六位領袖(包括歐康闊)商討。六人到法庭後,忽然被人逮住,後被軟禁、剃頭、鞭打;其他村民亦被要求交罰款,六人才能獲釋。

領袖回去後聚集村民商量對策。此時法庭派差吏來驅散人群:「你們都知道治理這裡的白人權力有多大,他命令你們解散集會。」歐康闊當場殺了差吏。之後法官親自帶人捉拿,但歐康闊已上吊自殺——按當地傳統,這樣死的人無法安葬。

 

全書不少篇幅敘寫伊博文化,讓讀者理解歐康闊的世界、視野及其感受;更重要的是,作者試圖讓讀者理解,即使土著信奉傳統宗教(如地神、祖靈),但並非盲目迷信,只是擁有各自的傳統、法律、習俗和日常生活。

 

外來信仰(基督教)在他們面前,並不高人一等,反而顯得有點愚蠢。

 

轉換視野角度自省

 

  • 讀畢全書後,深感歐康闊的經歷是個悲劇。他是傳統的堅守者,卻察覺傳統已因外來文化傳入而崩解

 

他最終自盡,並非畏罪,而是避免連累家人和族人,也是不容自己被白人侮辱;他更深知,村人不會反抗…… 掩卷時,讀者都感受到教士的咄咄逼人和土著的無奈。

 

閱讀能讓人「換個觀點」,因它將我們原本熟悉的日常事物,轉換另一形式再次呈現眼前。

 

在《分崩離析》中,作者將信徒必視為良好的傳福音,描繪成強硬壓逼破壞伊博村落原有秩序、還會逼使人自殺的行徑。

 

當然這只是作者展示的觀點,然而,我們確可藉此書稍為離開日常、教會中的視野,以另一角度審視自己傳福音的態度和對信仰的認識;另外,教會與政治權力(故事中的法庭)的關係,亦值得我們深思。

除向有志跨文化宣教的信徒推這著作,每位傳福音的信徒亦值一讀,因除了當中引發思考的內容,故事中傳教士散發的文化優越感,亦需引以為戒。

 

 

從被栽種到栽種——專訪生命訓練員李培堅

CP15010

脫離糞土

「是神把我從糞土中救出!現在我的生命不再屬於自己,而是屬神的!」眼前這位二十多歲、充滿朝氣的男生多番強調。

曾經,他整天盯著賠率,不斷輸光再賭;幾乎與父親斷絕關係,幾乎因還債而輕生;走投無路之際,想起曾經信靠的耶穌……他,是十八歲開始賭波,曾以為錢能滿足一切的李培堅。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