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雖然乖謬,我們還是……養潤心靈

文/黎慕

我的生活不能沒有音樂。我會抽空彈撥夏威夷結他,喜歡這種結他輕快活潑的音調,可以讓鬱悶的心情頓時興奮起來。在面對現時香港的灰暗時刻,確有激勵打氣的作用。我更會把握交通時間的空檔,聽著摯愛的歌曲,暫時與現實時空隔離,沉醉在音樂裡;這是我心靈重新充電的時間。

音樂之外,就是電影。

我喜歡看電影。在電影世界裡,不但能讓我放鬆,更給我一個自由幻想的空間,投入不同世界、體會不同的人生;這是學習也是反思的時刻。看一齣電影只需至三小時,隨後的再三回味,甚至震撼心靈的片段,卻是一生難忘。

電影之外,還有閱讀。

我只愛看實體書。任何地方都可以一手拿書,一手拿螢光筆,標令自己動容的句子、寫下當刻的感動;收集、記錄同步進行,得到知識之餘,同時記下自己的成長,一舉兩得。每聽到螢光筆畫在書上發出的「刷刷」聲,總給我滿足的療感。

當然還有…

用心愛的墨水筆抄寫聖經,邊默想,邊練字;畫和諧粉彩、繪畫、雕刻膠印章、自製迷你書。

進行這些活動,就像進入一個緩衝區,在面對人生衝擊時,尋得喘息回氣的空間,沉澱思緒,清事實,才能夠在不慌不亂的狀態下,作出合宜的抉擇或回應,以致在這個紛擾的時代,繼續竭力守護心靈,持守純全,活好每一天。

作者長久以來喜與文字戀愛,與音樂、電影談心。)

 

 

天堂的選拔賽

tartan-track2

文/素瑜

有人說
人生是一場天堂選拔賽
有些人
不停地操練,增添價值
不歇地拚搏,恐防有失
總要懷抱「大事」,才感心安
有些人
抵不了選秀的壓力
來個異域逃遁
任周遭人事物填塞時空
有些人
先靜而後動
認識天堂,了解選則
又拿面鏡子來端詳自己
……

到選拔賽那天
賽場上沒有任何競賽項目
卻見天堂門外站著一個人
向每一位選手問道
「你知道我是誰嗎?」

 

香港書畫家岑文濤
曾拜中央美術學院李苦禪教授為師習畫
第一堂課
教授三次請岑單單觀看一缸清水
第一次,岑看了一眼便說水很清
第二次,岑看了許久後說看到自己
第三次,岑瞪眼細看良久,說:我看到真正的自己
教授這才道:學畫,先要學做人
這一堂課,讓岑一生受用

岑文濤畫鷹有其個人身影及感悟
他畫的鷹棲息在樹椏上
有別一般盤旋高遠之處
傲視山巒岡嶺的鷹
岑說:做人有時候要悠然自得
休息一下,不一定要高瞻遠矚

另一位畫家畫了一幅題為「安息」的畫
如煙浩瀚的瀑布旁有一株小灌木
灌木枝彎在水中
枝子頂端有另一椏枝
椏枝上擱著一個鳥巢
鳥巢被騰飛的水花濺濕
濕潤的鳥巢內
一隻小鳥在安然酣睡

 

休息
在我們的人生中
變成了一種掙扎
淪為了一項抉擇
取捨徘徊之間
休息的真義彷彿被歿滅了

「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
昔日以色列人捍衛故土
頑抗亞述入侵
滾滾沙場,劍拔弩張,干戈相向
喝斥廝殺,血雨腥風,驚懼憂慌
拚鬥求存似乎是沒得選擇之途
神卻在此時吩咐
「你們全給我止住(休息),要知道我是神!」(註1)

我們的嘴巴會輕易認說
祢是我的神,我生命的主宰
然而
我們的行為也輕易暴露了
我們沒有真心實意相信祂

 

一位神學院教授這樣說(註2)
休息是
基督徒生命的中心
休息是
神創造的目的
休息是
神救恩的結果
休息是
基督徒的成長課
休息是
信仰生命的表顯
休息是
對神的信任與順服

奧古斯丁有一句不僅指向永恒
也是直面人生的說話
「祢為自己創造了我們,
我們的心只有安歇在祢裡面
才得到真正的休息。」


註釋
1. 參王下十八13 – 十九36;詩四十六。
2. Dr.R.PaulStevens,他是加拿大維真神學院的應用神學教授,曾與Dr.RobertBanks 合著 The Complete Book of Everyday Christianity (InterVarsity Press, 1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