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為了連結一起

文/鄧穎強

登入公共圖書館網站,查詢自己的借閱記錄,發現在疫情肆虐的日子,不自覺的展開了拉雜式閱讀。同一期間的不同時段,閱讀不同類型、題材的書籍,讓自己翱翔於不同的時空領域。

疫情下拉雜式閱讀

那《錯不在我》中的故事,如錄像播放着自己種種愚昧行為、自我失調和自我辯解,教我疏理疫情下不同人的反應。閱讀小說《我們》,主角在「綠牆」中毫無保留和精確的生活,既引導我思考烏托邦的理想,更教我體會歐洲各地在疫情下種種躁動和不安的源由。《阿姆斯特丹》嘗試從不同面向了解一個自由城市如何誕生,又如何包容傳統和接納開放。《三體》透過虛構的故事,將當下連於未來,迫使人思考存亡問題,也投入宇宙間法則之掙扎。《秦氏千年史》作為一部家族式自傳,帶我回到九百年前的無錫,目睹一個中國家族隨朝代更替下,無數恩怨情仇、糾纏不清的故事;讓我體會,人,不過是恆河沙數中的一顆微塵。《棄貓》一書,村上春樹淡淡地透過他身為兒子與父親的對話,寫出從父親到他自己的時代,牽引我從一個宏大的故事,回歸到自身歷史之中。

如此拉雜地閱讀,到底是為了甚麼?

面對世界的改變,龔漢斯提出「在今天和將來的日子裏,到底我們可以實際依靠甚麼?」作者言簡意賅地藉着《我為甚麼還是個基督徒》回答這條有意思的問題,同時透過對話來對自身作批判。

閱讀當中緊扣上帝

原來,閱讀從不純粹。說到底,那是在尋找自己,叫我看見世代的今昔,也將我與世界連在一起。我在人羣中間,非獨立於世界。身為一名基督徒,將我與世界連在一起的,還有那本包羅萬有的《聖經》。

閱讀聖經中的「智慧文學」,叫我看到自己的愚昧,又啟發我思考人內裏的躁動。「歷史書」帶我走過從前,看到先知、祭司、君王之間的張力,叫我明白我的信仰何去何從。「啟示文學」引導我對未來的想像,對生死作另類思考,嘗試探索上帝在宇宙中之法則。「摩西五經」帶我看到亞伯拉罕、以撒、雅各這家族,在種種恩怨情仇、糾纏不清的故事中上帝的帶領和賜福。最重要的「福音書」叫我透過聖子,停下來與天父面對面,真誠的對話。

閱讀,使我與生活深深結連,也使我緊扣上帝。

最近,讀到Darrell Johnson一句很有意思的話,願藉此作結:“Not only in the Book, but in books that help us live in the Book.”大意是:教我們活在聖經中,不單透過閱讀聖經,更藉閱讀書籍。

(作者是「遊走文化與文明之尋道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