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羽毛球開始的暗夜行

city-1487891_1920

文/陳迪文

電光火石的幽暗
從沒想過,羽毛球的撞擊力如此大,也沒想到,傷我左眼的竟是自己的七歲幼女。

我和太太趁假期帶兩個女兒去打羽毛球,這是我們喜愛的運動。豈料,幼女短距擊球時,羽毛球在電光火石間高速撞向我的左眼球。我痛得倒在地上,只看到一片血紅,不久,更變為全黑。

留院十二天,經過兩次洗眼手術和每日多次治療,清除眼內大部分血塊,穩定眼壓,才遏止了嘔吐。醫生再以特別儀器檢查,終發現眼角膜與虹膜之間的前房角損壞,失去吸收水分的功能,引致眼壓升高,而兩條虹膜肌肉斷裂,致使瞳孔無法收縮。在治療過程中,我驚歎神的創造是如此精密細微,也因此相信神的醫治大能同樣無微不至。

腳前燈 路上光
出院後仍需每天複診,但我已開始上班。只有一隻眼的視力,不能準確判斷距離,更容易頭暈,眼睛疲倦。由於商業社會不會按情降低工作要求,我憂慮應付不了工作,影響表現,也擔心上司和同事的眼光,更害怕失去工作。

然而,神賜我能力適應,克服困難;又常與我一起,帶領我在漫長且複雜的治療過程中,以信心等候,迎接生活和工作上的挑戰。因左眼傷患在外觀上不易察覺,為我減輕了外來壓力,可以專注克服左眼視力微弱的問題,而且晚上也比以前睡得多睡得好。這全是神的恩典,是祂的手在拖帶我。

同時,要改變生活習慣,突破過往觀念,使我經驗到生命中的困難和衝擊,都可靠耶穌得勝;無論身體狀況如何,只要依靠祂,心靈就平安穩妥,因為祂是「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參詩一一九105),這是神的應許。複診回家,幼女總會問:「看到了嗎?」我會如實告訴她,讓她一起學習面對,亦會警告她:「爸爸只有一隻眼仍能看到你幹壞事喔!」這段期間,收到很多鼓勵的訊息、同事的關懷,都叫我感動不已。

約兩個月後,左眼在燈光下可看見非常微弱的影像,這對我是鼓舞!醫生再為我做視網膜測試,卻發現許多細胞已損壞至無法復原,所以視力一直微弱。此刻,人間的醫治已到盡頭,惟求神醫治。

陰霾裡的藍天
我深明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人生不遇意外、一切傷病可全然康復。醫生和我都無能為力,而身體的殘缺,或多或少會帶來衝擊,心情沉鬱,對前路惘然不安。從人來看,這是困境、是禍患,然而,神與我同行,讓我在苦境下仍心有平安。祂賜我一雙可以走過苦難的腿,是惟獨衪有資格賜予,因為主耶穌已親自用自己雙腿走上各各他的苦難,同時也是十字架的救贖路。

為我承載生命重擔的主,不僅賜我夠用的恩典,且有奇異賞賜。我竟在傷患之時,為公司取得一項職場殊榮,也是我工作十八年來首次獲獎。我心感不配,卻更見證神是生命之主,賜予我們安慰和力量。

(此欄歡迎讀者投稿,稿例請按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