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了,離不了

cp142_11

文/ 陳凱彤

「儘管禱告祢未允,
主祢不會去掉這刺,
掙扎中讓我仍讚美,
願靠祢堅守信心,
主祢旨意最完美,
高於一切世上心意,
今我心為祢全獻上,
願意順服讚美。」
(同心圓敬拜福音平台,《神恩典夠我用》)

曾以為會無風無浪、平平凡凡渡過一生。然而,人往往在順境時忽略神的恩惠,算得上第二代信徒的我亦如是。

自小隨姑媽到教會認識主,雖與父母信仰不同,但母親承諾只要學業成績不退步,就不會阻止我去教會。為此,學習上我從未鬆懈,每逢假期必先完成功課和溫習。然而,升中後,對教會聚會的熱衷漸變冷淡,只剩「習慣」;眼看一同成長的朋友一個個離開教會,失去朋輩,更令我卻步。去教會是為了甚麼?想不到,鍾愛詩歌和敬拜,竟成為我堅持回到神家的動力。

回家的呼喚
「祢張開釘痕的手,
是那至死不渝的愛,
祢一次又一次召我歸來,
我緊握祢的雙手,
容讓我一生不再離開,
我站立這裡,
全人向祢敞開,
我全然獻上來回應祢的愛。」
(青橄欖敬拜使團,《停留祢身旁》)

中二那年,一場感冒令我患上心肌炎。幸及時到達急症室,接受人生第一次手術。留院兩星期、在家休養一星期,我便回復正常生活—依舊看學業、玩樂等比神重要。不過,神沒離棄我,祂呼喚我回家;縱然過程不好受,我卻親歷祂的真實和愛。

2007年,預備中五會考的我耗盡時間和精神讀書、教琴。十月的某天,我再因感冒菌誘發急性心肌炎,曾三次休克。進到醫院,病情急轉直下,須即時做第二次手術。手術後,我陷入昏迷,卻不斷作惡夢,夢見至親一個個離世。

在惡夢纏繞,臨近死門時,我憑著神給我「要活下去」的盼望奮力掙扎,終於蘇醒。那時,爸媽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是:「我們決志了。」我既感恩又興奮,神沒有忘記我小時不斷為爸媽信主的禱告。原來在我昏迷期間,爸爸崩潰了。姑媽和表哥遂邀請爸媽到教會聚會,他們漸漸感受到從神而來的平安和盼望。這場病,不但領我回歸主懷,更拯救了我的爸媽。感謝神接受曾經「有事鍾無豔,無事夏迎春」的我。

神縱有能力決定人的一生,卻容許人有選擇的自由。人生分岔路上,有不同的選擇,而最後的抉擇,在於我們自己。過往的不智,令我不懂感恩也不懂尊主為大。在走上絕路,別無倚靠時,才想起有位全能的主。感恩的是,只要呼求祂,祂總顧念我們。基督徒也是軟弱的人,會有走錯路的時候;惟有以神為生命的主,回轉尋求祂、倚靠祂,才能在任何境況下處之泰然,經歷神豐盛的應許及恩典。

扭轉生命的愛
曾被問及:「你覺得神有多愛你?十分為滿分。」這本是很簡單的問題,因耶穌對我們的愛絕對是滿分。猶豫未答,只因我們未能向神敞開自己的心,以致感受不了那份完全的愛,多可惜。當時,我想了想,人生的片斷便如走馬燈在腦海浮現……

我有健全的家庭,是位備受寵愛的公主,父母視我為掌上明珠;自小能認識主;升學從未循面試取錄,卻獲派第一志願學校,更是區內名校;學業從不用父母操心。這全是我的功勞嗎?「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亞四6下)我確信救恩從神而來,智慧也從祂而來。

兩次死蔭幽谷都是神親領我走過。第一次不順服,對神的愛轉面不顧,祂卻不離不棄。第二次病患,昏迷兩星期後,我失去說話、吞嚥能力,不能隨意移動身體。康復過程漫長,生活上有許多不便。心臟已喪失部分功能,需安裝心臟起搏器,右小腿也切除了九成肌肉。因為療養住院,我不得不重讀中五。我體會到:人無法掌控自己的人生,神才是賜生命的主。我還能無視祂的愛嗎?

被問上述問題時,我剛會考放榜,處於看似不能扭轉的局面,只有交託神,順服祂的帶領,相信神可改變一切,成就祂自己的旨意。最後,神竟讓我如願原校升讀中六。想及此,已淚流滿面。

永遠的宣告
我以永遠的愛愛你,因此我以慈愛吸引你。」(耶三十一3)我真的敬服了!神可把選擇錯誤帶來的咒詛變為祝福。我要宣告我的生命和家庭也屬祂;以後的人生也為主而活,不再為自己、為世界而活。我的洗禮並不是恩典或信仰的終結,而是重生與開始。「願祢吸引我,我們就快跑跟隨祢。」(歌一4)

人生最大的神蹟並不是神醫治了我,而是神毫無保留地愛我們這些不配的人,幫助我們認識祂、承認祂是生命的主。

(此欄歡迎讀者投稿,稿例請按此

**按此閱讀作者另一篇見證文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