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之殤

dry-branch-357418_1280

採訪及整理/編輯室

閱讀對信仰進深及生命成長的重要不言而喻,不少教牧及肢體在推動閱讀上不遺餘力,惟言者諄諄,聽者藐藐,願花時間閱讀的信徒終不是多數。然而,即使鼓勵閱讀的教牧、信徒,不少對文學書籍卻敬而遠之;他們或會自疚沒多讀釋經書或靈修書,卻不在意從不閱讀文學小說!究竟當中的謬誤及由此而生的流弊為何?

今期《傳書》請來基督教文藝雙月刊《阡陌》總編輯黎海華(華)、散文作家、《世情》雜誌總編輯文蘭芳(芳)、資深出版人、突破匯動青年培訓顧問李淑潔(潔)三位文化人一起交流分享。

失去說故事的藝術

華:文學成為票房毒藥,乏人問津,跟教會的傳福音策略有關:以事工導向為主,注重功能性的效果,忽略生命深耕的細水長流。

芳:其實傳福音不只是叫人決志這樣簡單,大使命是要使人作主的門徒,而非單單加入教會,否則便很功利,也欠缺對整全福音的認知。福音實在是關乎生命的整體關懷。

教會根本不知甚麼是文學,既不懂,所以不重視。現在充斥的只是「宣傳品」,將真理如說教般硬生生地陳述(tell),未能將生活智慧、人情故事,結合自己的信仰生命,提煉在基督教的真理中呈現(show)。不重視文學,也就沒能既有技巧又有生命的感染力來表達信仰。只靠那些「宣傳品」,基督信仰自是未能在文化層面影響社會。基督信仰在社會文化中缺席,導致價值觀淪落,沒人修直主的路,也就讓整個社會欠缺聆聽及接受福音的土壤。

華:今天的中國基督教文學作品匱乏,是由於我們都不會講故事,見證多半在平面上展示,失去了講故事的藝術。我曾參與一間神學院的畢業禮,發現畢業場刊設計精美,我期待這百多位師生能展示給世人的薦信、願景,卻撲了個空。沒有未來的藍圖、具個性的生命格言,語錄詞彙幾乎千篇一律。這是因循的結果?抑或漠視文字的功能?

失去培育生命的土壤

潔:現在社會「賺到盡」的心態、對人的壓迫,讓人沒時間、空間欣賞文學;沒時間沒空間也就沒有土壤孕育生命樹,這又豈能結出果子?文學家沒有那份生命素養,讓生活跟信仰融合,作品質素自有限制,因此現時精采、引人入勝、又能提升靈命的基督教華文文學作品鳳毛麟角:始終文學需要大量培養的素材,感性及理性並重,情感、美感、人文教育都很重要。

華:這似乎成了惡性循環。愈發寧可鑽研陳述(to tell)奧義高深的道,而不願考究生命見證如何有血有肉的呈示(to show)。試想:若上帝單單用祭祀、帳幕的預表和先知的預言闡釋救贖之道,我們必無動於衷!直待耶穌成為肉身,神的道終賦以實體,有血有肉,活現在我們眼前,人的石心才被擊碎,變成肉心。

芳:我們真正關懷的,是人的生命素質、其生活與社會的關係、信仰的領受與實踐;只因我們是文化人才多說文學。教會對時代的關懷,對當代所有人的牧養,是責無旁貸的。

華:功能性、教義性的作品是肉身成道,文學創作則是道成肉身。兩種作品的閱讀、寫作和出版不能失衡。文學是一塊有待開拓的荒原、埋在地底的寶藏,是需要開發、挖掘的書種。我們的作家擅長把血肉的故事蒸餾成道,所謂說教。至於如何把道演繹成故事,此路相當崎嶇,令人唏噓!道阻且長。

失去具個性的一群

潔:文學一項很重要的要素是想像,能幫助我們建立想像空間。忽視文學,教會也就失去了想像力;就此連讀聖經也變得刻板,很難津津有味地讀完整本聖經,體會當中深意。傳福音也變得沉悶、團契活動流於呆板,沒有創意,很難吸引年輕人到教會。

華:教會若無法吸引具個性及富生命色彩的一群,便很難留得住創作人或藝術家為上帝國度效力。他們往往被邊緣化或被迫出走。這些少數族群在教會很難生存,屬於稀有族類,需另類牧養。套用內地作家李靜的話:「這時代對文學的冷漠,是時代之殤。」我們可說:「教會對文學的冷漠,對創作者、藝術家的冷漠,是教會之殤。」教會處於整個大時代的文化氛圍裡,無法突圍而出,影響世界,反而受到世界影響,實在需要天父格外憐憫!

按此閱讀更多有關「顛覆‧文學」的文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