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裡是真正的避風港?

boats-984227_1280_2

文/陳振衣

黃伯老家是僑鄉,他和姊姊都在印尼出生。抗戰時期,父親冒險帶妻兒回老家避難,之後隻身回印尼看守家業。可惜,不久日本戰機便來轟炸,警報愈發頻密,大夥一聽就趕忙跑去防空洞。才三四歲的黃伯每次都嚇得號啕大哭,媽媽則哄他說:跑到防空洞就安全了。豈料,媽媽一次出外時遇上警報,躲進另一個防空洞,結果,洞口被炸中堵住,幾十人活活悶死在內。姊弟倆得悉後驚呆了,「安全地」原來不是真安全的!

生活充滿憂懼
姊弟倆後來被送到離老家三十多里遠的表姨媽家中照料。戰後爸爸多番尋索,得悉姊弟下落後立刻派人來接,然而因內戰和後來印尼實施排華政策,直至爸爸急病去世,一家最終無法團聚。黃伯此時已是十多歲的少年了,成長期長年的驚恐和漂泊,使他很沒安全感,對未來充滿憂懼。

嫁到香港的表姐為姊姊安排假結婚,申請姊弟倆到港。結果,姊姊順利獲批,弟弟則獨留老家。此後政治運動頻繁,家中田地被沒收,又不獲派工作,後更不發糧票。這,根本無法生活!只能靠海外親友寄錢回來買黑市糧票。無止境的批鬥和生活苦無出路,令黃伯終日惶恐難安,他認定香港是個安全港灣,多次冒險偷渡,可惜都被捉回罰款坐牢。

三十歲了,表姨媽給他介紹一名同病相憐的女子,雙方一拍即合,婚後兩年誕下一子一女。為子女的未來著想,黃伯決定借錢送給官員以加快申請到香港。七十年代末,黃伯終獲批,走過羅湖橋的一刻,壓著心頭多年的大石終放下,心安了!他決意努力工作,儘快接妻兒團聚。然而沒幾年,香港回歸中國的談判又刺激他的神經,原來香港也不安全!

避風港何處尋
極度的不安使黃伯不顧一切,離婚然後以假結婚的方式到美國取得居留,再申請兒子到美國團聚。可兒子到美國後只能跟他一樣,靠打散工維生,前景灰暗。香港回歸十年,他抱著一身的疲累返鄉,妻子守約依然在等他回來復婚,然而家鄉快速的轉變和法制的不全,讓他的不安又在心頭顫動:顛沛流離一生為要找個安全的避風港,到底在哪裡?真會有嗎?

臨近聖誕,他路過教堂,傳出的歌聲歡樂又詳和。突然想起曾有人跟他說過有天堂的,但天堂太遙遠,而當時的他只想去香港。那,到底是個怎樣的地方?提起膝蓋隱隱作痛的雙腿,他決定進去坐坐,問一問……

(作者乃自由傳道及文字工作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